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天下大井

一个大饼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井饼饼携门肥肥及众位娘家人在这里给您拜!年!了!【滚!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COS】唐七公子 华胥引之柸中雪——离合匆匆  

2012-02-10 16:52:46|  分类: 【COS】大井的扩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【原著】

【唐七公子】

【COS】唐七公子 华胥引之柸中雪——离合匆匆 - 井井 - 天下大井

 

【COS】唐七公子 华胥引之柸中雪——离合匆匆 - 井井 - 天下大井

  

【摄影】门门

【特别协助】教皇,十月挽歌,小烟

【公仪斐CN】阿斐

【卿酒酒CN】井井

 

 

   【 来岁花开  知与谁同?】

    【离合苦匆匆】

 

 

一阵狂风吹来,紫薇花随风而下,像下起一场鹅毛大雪。

抬头看碧蓝天空,白色的云层间,似乎看到那个冷淡的背影。

【COS】唐七公子 华胥引之柸中雪——离合匆匆 - 井井 - 天下大井

 

  你到底是怎样地爱着他呢?

酒酒?

 

 

 

【章一】

 

【COS】唐七公子 华胥引之柸中雪——离合匆匆 - 井井 - 天下大井

 

【初遇·畫境現曈曨】

 

 

烟雨霏霏,半山紫红色的重瓣佛桑花隐在霏霏烟雨后。巍峨山门绮柱重楼,楼门上悬了副巨大的五色珠帘,风拂过,吹得五色帘微微掀起来,叮当,叮当,伶仃作响。

【COS】唐七公子 华胥引之柸中雪——离合匆匆 - 井井 - 天下大井

 

 

  

珠帘旁静静立着的女子撑了把孟宗竹的油纸伞,手柄处竹色一看便知,伞面未有任何点缀,像是送葬用的,纯白的伞。

白衣白裙上唯一的别样色彩是未挽的发,似笼在烟雨里泼墨写意的一方瀑布。

【COS】唐七公子 华胥引之柸中雪——离合匆匆 - 井井 - 天下大井

 

 

 

 

伞柄微微抬起来,露出女子细长的眉,清冷的眼,高挺的鼻梁,微抿的淡色的唇。

冰雕似的一个美人。

【COS】唐七公子 华胥引之柸中雪——离合匆匆 - 井井 - 天下大井

 

 

 不过三步台阶,微有裂痕的青石板上,白衣男子弯腰拾起地上一只打磨光滑的黑玉手镯。

【COS】唐七公子 华胥引之柸中雪——离合匆匆 - 井井 - 天下大井

 

 

  

虽同女子一样白衣白服,袖口处却以紫线绣出重瓣的佛桑花,修长手指从袖子里伸出来,握着那只黑玉镯。

【COS】唐七公子 华胥引之柸中雪——离合匆匆 - 井井 - 天下大井

 

 

 

 

纷纷雨下,青石板上的石苔被雨水淋湿,草色渐深,重楼上白玉钩带,悬空的巨大铜镜里映出漫山红花。风流蕴藉的翩翩少年微仰头看着台阶之上倚着五色帘的女子。

【COS】唐七公子 华胥引之柸中雪——离合匆匆 - 井井 - 天下大井

 

 

 

“这镯子,可是姑娘的?”

【COS】唐七公子 华胥引之柸中雪——离合匆匆 - 井井 - 天下大井
 

 

 

眼里含着似有若无的笑意:“在下与姑娘,似乎在哪里见过。”

【COS】唐七公子 华胥引之柸中雪——离合匆匆 - 井井 - 天下大井

 

 

 

雾雨岚岚,她撑着孟宗竹的油纸伞一步一步走近,软丝的白绣鞋被雨水打湿,露出鹅黄色的鞋边。

【COS】唐七公子 华胥引之柸中雪——离合匆匆 - 井井 - 天下大井

 

 

 

隔着一层台阶,她自他手中接过被雨水洗得莹润的黑玉镯,泛着冷光的白皙手指擦过他指尖,他握住她手指,她垂眼看他微怔神情,半晌,淡淡道:“多谢。”

【COS】唐七公子 华胥引之柸中雪——离合匆匆 - 井井 - 天下大井

 

 

 

她等着他放开她,不远处有孤笛渐响,他却没有放开:“在下,柸中公仪斐,敢问姑娘芳名?”

【COS】唐七公子 华胥引之柸中雪——离合匆匆 - 井井 - 天下大井

 

 

 

她微微抬高油纸伞,垂眼定定看着他,良久,声音似泠泠珠玉,似乍然盛开的一朵冰冷佛桑花。

【COS】唐七公子 华胥引之柸中雪——离合匆匆 - 井井 - 天下大井

  

 

 

“永安,卿酒酒。”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【章二】

【COS】唐七公子 华胥引之柸中雪——离合匆匆 - 井井 - 天下大井

  

【相知·来岁花开】

 

  

 

指间风铃草小心别在她发间,衬得一头长发愈加乌黑动人。她抬头看他,眸子里有隐隐的光,却只是一瞬。


【COS】唐七公子 华胥引之柸中雪——离合匆匆 - 井井 - 天下大井

 

 

 

他唇畔笑意渐盛,俯身到她耳畔:“更深夜重的,你哼着我作的不怎么样的曲子,和着专为这曲子排的舞步,是在等着谁?”

 

【COS】唐七公子 华胥引之柸中雪——离合匆匆 - 井井 - 天下大井

 

 

  

她泰然自若地看着他“今夜之后,我再也不会跳这支舞。” 像是要看进他眼底深处:“我其实一点也不喜欢跳舞。这些舞步,你代我记着吧。”

【COS】唐七公子 华胥引之柸中雪——离合匆匆 - 井井 - 天下大井

 

 

 

曼妙的姿态在卿酒酒纤长的身段间蔓开,似三千烦恼丝缠在足踝,被十丈红尘软软地困住,指间却开出一朵端庄的青花来,这才是当得起名动天下四个字的一支舞。

【COS】唐七公子 华胥引之柸中雪——离合匆匆 - 井井 - 天下大井

  

 

她在他面前停下舞步,额角沁出薄汗,一贯雪白的脸色渗出微红来。她微微垂头看着他:“这是我最开心的一夜,以后回想起来,也会很快乐。”

 

【COS】唐七公子 华胥引之柸中雪——离合匆匆 - 井井 - 天下大井

 

 

 

他轻抚她发丝,鼻端触到她头上紫色的风铃花:“最开心的一夜,应是你嫁给我。”

【COS】唐七公子 华胥引之柸中雪——离合匆匆 - 井井 - 天下大井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【章三】

 

【COS】唐七公子 华胥引之柸中雪——离合匆匆 - 井井 - 天下大井

 

【憎恶·知与谁同】

 

 

 

失控的马车终于停在成亲这一夜,那些不该来却注定来的东西悄然而至。

当一身大红喜服的公仪斐唇角含笑风姿翩翩挑开新嫁娘的红盖头时,一直在打瞌睡的命运终于在此时睁开眼睛。

 

【COS】唐七公子 华胥引之柸中雪——离合匆匆 - 井井 - 天下大井

 

 

 

她怔怔看着眼前的杯子,眼中一瞬的恍惚渐渐清明,半晌,却答非所问地唤出他的名字:“阿斐。”

她微仰着头,冷冰冰望进他含笑的眼睛:“你是打算,和自己的亲姐姐喝这合卺酒?”

【COS】唐七公子 华胥引之柸中雪——离合匆匆 - 井井 - 天下大井

 

 

 

熠熠烛光里,公仪斐的脸色一点一点白下去,唇角却仍攒着温柔的笑意:“酒酒,你累了。”

【COS】唐七公子 华胥引之柸中雪——离合匆匆 - 井井 - 天下大井

 

 

 

她起身:“公仪家的家主之位容不下双生子,十八年前,我是被放弃的那一个,九死一生地活下来,就是为了今天来拿回我应得的东西。除了嫁给你,真是想不出更好的办法让我光明正大地回到公仪家,光明正大地拿回我的东西。”

【COS】唐七公子 华胥引之柸中雪——离合匆匆 - 井井 - 天下大井

 

 

 

悠悠烛光下,他眸色深沉似海,嘴唇却血色尽失,良久,突兀地笑了一声,一把握住她的手顺势带倒在大红的锦被中。

【COS】唐七公子 华胥引之柸中雪——离合匆匆 - 井井 - 天下大井

 
 
 
 
 

他的手撑在她散开的鬓发旁,俯身看着她,毫无血色的双唇勾出一贯的弧度,紧贴着她嘴角:“春宵一刻值千金,从前我总觉得这句话太俗,想在新婚夜说给你更好听的话,今夜,却突然觉得那些想法真是可笑,酒酒,你说的这些,以为我会相信么?”

【COS】唐七公子 华胥引之柸中雪——离合匆匆 - 井井 - 天下大井
 
 
 

  

帘影微动,还是她出声打破寂静,神色姿态无不镇定从容,就像他此刻并没有与她交颈相缠,做出亲密无间的模样,就像是两人泡了壶凉茶在郑重谈心。

 

 “我懂事以来,是在妓院里长大,从两岁开始习舞。妓院不比别的地方,跳得好才有饭吃,跳不好就得挨饿。我六岁的时候,想的是如何才能做一个艺伎,而不用一生靠着贱卖自己过活。你六岁的时候,想的是什么呢,阿斐?

【COS】唐七公子 华胥引之柸中雪——离合匆匆 - 井井 - 天下大井
 
 

  

“别说了。”公仪斐从她肩颈处抬起头来,单手抚额,闭眼轻笑了一声:“要么就让人单纯地爱你,要么就让人单纯地恨你,酒酒,你这样,真是好没意思。”

他将她的手按在锦被里“酒酒,我不会相信你是我的姐姐。你累了,好好睡吧。”

【COS】唐七公子 华胥引之柸中雪——离合匆匆 - 井井 - 天下大井

 

  

但公仪斐终归是不能打动她。信仰令人入魔,当心中开出黑色的花,那些纠结的花盏遮挡住一切光明,那便是末日,这样的人会毁掉自己。

【COS】唐七公子 华胥引之柸中雪——离合匆匆 - 井井 - 天下大井

  

 

 

“你从来未曾明白过,你想要什么,我总会答应你,不是你说服了我,只是我想让你心满意足。”

【COS】唐七公子 华胥引之柸中雪——离合匆匆 - 井井 - 天下大井

 

 

 

“纵然你的心是石头做的,无论我做什么都改变不了你的决定,可是爱这种东西,不是说给就给得出,说收就收得回。你想要什么,我还是会答应你。”

“但从此以后,酒酒,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了。”

【COS】唐七公子 华胥引之柸中雪——离合匆匆 - 井井 - 天下大井
 
 
 

 

假如有一种感情能让人如此疯狂,那是毁灭和仇恨。大恨和大爱在某种程度都一样,久而久之会变成信仰,若是那样,爱和恨其实都失去本身意义。

【COS】唐七公子 华胥引之柸中雪——离合匆匆 - 井井 - 天下大井

 

 

 

最后的最后,她终归是毁掉了自己。

 

 

 

 

【章四】

 

【COS】唐七公子 华胥引之柸中雪——离合匆匆 - 井井 - 天下大井
 
 
【永别·离合苦匆匆】
 
 
 
 
 

大约这也是她一生唯一一次示弱。可终归是有些神志不清了,否则绝无可能问他那样的话:“你为什么不喜欢我了,你知不知道那些话,我听了很难过。”

他抱着她,不顾那些血渍,脸紧紧贴在她额头:“你没什么不好,你嫁到公仪家来,什么都很好,唯一的不好,只是不愿意为我生个孩子。”

他像是笑了一声,握住她的手,“但那些,我不在乎。”

 

【COS】唐七公子 华胥引之柸中雪——离合匆匆 - 井井 - 天下大井
 
 
 

 

她看着他,眼神里有一瞬光彩,声音极轻,“事到如今,你还肯这样哄我,我很开心。”手伸出来,似要抹平他眉间的褶痕,终归是无力地垂下,极轻的几个字飘散在风雪里。

“阿斐,好好活下去。”

 

【COS】唐七公子 华胥引之柸中雪——离合匆匆 - 井井 - 天下大井
 
 
 

  

大雪扑簌不止,积雪被那些光矢融化,显出浮云台玉石铺就的地面,遍布血痕的泠泠水光里,印出毫无生气的两个影子。

【COS】唐七公子 华胥引之柸中雪——离合匆匆 - 井井 - 天下大井

 

 

 

他的唇靠近她耳畔,声音极轻,像是她还活着,他怕吵到她,却忍不住要把心中的委屈说给她听:“你究竟是怎样看我的?你的弟弟,还是,一个男人?”可她再不能回答他。

 

【COS】唐七公子 华胥引之柸中雪——离合匆匆 - 井井 - 天下大井

 

 

 

 

浓云渐渐散开,千河再度沉睡。

卿酒酒是这样死去。

我们看到的最后一幕,是杯中无休无止的大雪,天地间只剩他们二人。

【COS】唐七公子 华胥引之柸中雪——离合匆匆 - 井井 - 天下大井

 

 

 

 “在下,柸中公仪斐,敢问姑娘芳名?”

“永安,卿酒酒。”

 

【COS】唐七公子 华胥引之柸中雪——离合匆匆 - 井井 - 天下大井

 

 
 

那是他们初见情景,他还是喝了千日忘的解药。

 

可谁都知道,这一切,再也无法重来了。

 

 

 

 

【章末】

【COS】唐七公子 华胥引之柸中雪——离合匆匆 - 井井 - 天下大井

 

月上檐,檐上月,我坐檐上看月夜。

冷风吹雨乱散线,线串桂叶满小院。

酒一杯,杯酒觞,断桥流水映残墙。

里院独舞花自香,香随影伴对月唱。

 

【COS】唐七公子 华胥引之柸中雪——离合匆匆 - 井井 - 天下大井

 

【乐莫乐兮新相知 悲莫悲兮生别离】

 

 【华胥引之柸中雪 ·完】

 

 


 

 

 

 

 

心中一亿只穿着迷彩服的草泥马奔腾而过·······他娘的这么多图累死爹了!!

不知不觉就开学了,于是我默默躺在宿舍的床上夜深人静地反思一下。

最后一次拍成亲内景的时候,我和门门姑娘说,感觉这一个寒假都在弄柸中雪啊,虽然就拍了三次,不过真的非常之漫长。

很早就有要拍华胥引的打算了,但是一直不敢拍,因为第一不想毁掉这书,第二那时候我古装还没拍过女人,觉得各种难度,而且很多很厉害的人都在拍,我觉得我自己一定会拍的龌龊掉【事实证明确实拍龌龊了o(╯□╰)o】,后来某次聊天门门说了一堆话,大体意思就是你人生在世青春没几年挥霍,趁着自己年纪还不大,不要顾忌太多事情,喜欢的就去做吧。我听了觉得颇为深刻,于是便下了决定。

华胥引每个故事都很喜欢,我唯独不喜欢沈渣渣,但是对阿凝各种心疼,之所以要拍柸中雪其实是觉得阿斐比较适合,【其实连他真名都和公仪斐有所相似啊】,酒酒这个角色难度比较大,用教皇的话说,“你只要一拍不笑的角色就是自寻死路”,于是我又自寻死路了。

我觉着我看文有一变态特点,就是喜欢对待女主特别好的男主,其实这方面容垣从头到尾做的要比公仪斐好,慕言也是,公仪斐前期也很不错,就是后面受千日忘影响不肯承认自己的感情,所以决定拍剧情的时候,我就说拍酒酒变成魅之前,阿斐无比温柔善良的那段吧~

跟阿斐说要拍华胥引,让他好好酝酿,那时候他还在学校,于是就定了差不多寒假回家的时候一起拍。

然后开始仔细看书,看大家做的各种视频,设计衣服,做衣服,做配饰,找道具,黑玉镯还蛮好找的,那个额环·····找了我整整两个月,结果在某一次无意之中发现了,估计上天也看不下去我一个二货大半夜不睡觉狂刷淘宝了。

第一次上山拍的时候还好,不是特别冷,宛如和小烟都在,教皇依旧不断地吐槽,我们一边拍一边爬,当然不是很冷是建立在第二次的基础上的,阿斐还好里面穿了羊毛衫,我比较苦逼,就是一个抹胸外面一层纱,鞋子比较保暖,不过被风吹得各种冷,结果又一幕是拍两个人抱着的,拍了会儿门门说片子够了换姿势,我说再拍一会儿,这么抱着比较暖和····宛如一回家就发热了,估计是吹了风。

第二次再上山已经年后了,零下好几度,水面各种结冰,山上不是曝光过度就是没光线,拍死掉那场的时候血撒到手上没多久就冻住了,于是我和阿斐还得人工把它抹抹开,不过倒是拍的很欢乐,笑的死去活来,于是照片里有很多我们两咧着嘴露着大门牙仰天狂笑的画面,后来结束了我截图给他们看,于是又笑的死去活来。那次山脚下的腊梅花开了,很漂亮,不过还是那个字,冷。

第三次是成亲,我对自己的布景功力越发敬佩,那张床其实是我们三用各种木板在我家搭起来的,那天我一下子睡过了头,接近中午才起来,打电话给阿斐,他淡定地表示“我吃过午饭再来”,大概是之前一次吃了我亲手煮的面恶心到了o(╯□╰)o,然后中途经历了修窗帘这一奇葩事件,门门给两人画完妆已经两点多了,光线差到无法理解,阿斐脸上泛着蓝幽幽的光,后来打了光就是诡异的惨白,用门门的话说,那是僵尸······最后终于拍完了····

这次片子蛮多都很诡异,拍了三次阿斐换了三个妆面三个发型,第一次,睫毛太长太娘假双蛋疼,第二次眉毛猎奇发型龌龊眼线诡异,第三次门门终于把握了本质,画了条眼线,扑了个粉,清清爽爽终于正常多了,就是光线太差像僵尸,咳咳··

好久都没这么定下心来写一篇流程总结了,感觉一直很浮躁,出了片简简单单说个几句,完全没有刚刚玩cos的时候的那种热情了,也不知道为啥。博文么也不怎么写了,剧也不听了,新番不追了,我的人生整个的离奇了·····

昨天剪了个头发,把本来看着就很龌龊的我凸显的更加龌龊了,真是的·····

12年继续加油,好吧我只是借着这篇文抒发一下,然后大概····又要很久···才更新了吧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2137)| 评论(22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